採用分散型系統管理方式的新型社會存在方式與區塊鏈的未來

飯川雄大關注時間的相對性和認識波動,利用視頻、攝影、立體等創作作品。定點拍攝街上的風景,從遠方捕捉足球場上守門員的身影,通過各種手法仔細觀察和表現“周邊的物品”,而不是通常可隨意看到的風景。本次就諮詢其作品基礎的圖像手法及其可能性與區塊鏈的未來走向採訪了〈ArtHub.jp〉代表野呂翔悟先生。

─請問創作作品時哪個方面比較耗費精力?此外,對於是否意識到能否暢銷和是否以自己希望製作的產品為目標,您更看重哪個?

我的作品,說起來是抓取偶然發生的意外事件。

不管在日本還是在世界上,除我以外很少有人做這個。本來我周圍便有一群有趣的攝影師和電影製作人,在同一個舞臺上爭奇鬥豔是件很嚴酷的事情。但是進一步說,即便拍攝水準不佳、視頻製作水準不高、製作資訊的能力不強,若舞臺不同,也能相應地發出自己的光芒。作為一個系列,我一直致力於“裝飾俱樂部”這一理念,希望可以在世界上所有地方推廣。同時,無論是歐洲人還是非洲人,即便語言不同,也能理解,或許動物也能理解,共用這種相同的感覺。

─原來如此,您獲得了什麼非凡的東西對吧?我想您正在帶著這個在電影和攝影的舞臺上大放異彩,您認為您可以在哪個舞臺上更能活用自身的強項?

與文章和攝影相比,最擅長的還是視頻。據說2005年是動畫元年,當時我剛好上大學3年級,也學習了視頻和媒體、藝術、電視劇和電影拍攝等。同屆學生們對電視公司和動畫製作公司、互聯網相關工作等滿懷期待。我自己也對電影和CM、音樂影片等現有視頻行業滿懷憧憬,但在大學學習動畫期間,下決心要在除此之外的其他領域決一勝負。

之後,開始製作24小時頂點觀測等動畫作品等。數年之後,YouTube橫空出世,互聯網上可以隨意觀看動畫。這麼看來,我感覺到在動畫這個舞臺上,能漸漸看到正在實現自己反復思考想做的事。

─關於今後的活動,您有什麼想法嗎?

我現在是剛剛站在起跑線上,所以這個問題有點難回答。我認為不僅僅是藝術,日本的行業十分狹小,所以得到所有人認可是很重要的,但是又無法馬上獲得認可。所以,我想,哪怕多認可一點點就滿足了,跟委託工作或購買作品無關。

但是本次森美術館的“六本木穿越2019”展上進行展覽後,反應和影響力很大,比如有人跟我說很好或者拍到網上。我想,要獲得別人的認可,首先是要盡全力做自己的能做的事。這點我還沒有做到,地方也有很多被埋沒的作家,我自己也深深感受到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好,所以希望今後可以慢慢做好這些沒做的事。

首先,我希望能從我做起,發出積極的信號,與工作連為一體。

採用分散型系統管理方式的新型社會存在方式與區塊鏈的未來

―這麼看來,現在在森美術館展覽作品是最好的機會。

最後想請教您,您對區塊鏈是怎麼看的呢?

雖然不知道是物品還是資訊,但是感覺“不會失去價值,會持續下去”。具有多種可能性,比如發行貨幣後大家都持有貨幣,然後買賣貨幣,將這種貨幣與日元兌換或者與其他貨幣兌換。但是要實現這些,應該還需要解決很多問題和多種結構吧。

─或許還會出現致力於解決這些問題的公司。應該還有很多人希望把藝術和區塊鏈結合起來。採用的不是穀歌那種與許多人共用的結構,而是採用分散型,以個人為單位管理區塊鏈系統的吧?

跟最開始的互聯網概念很接近。當時,互聯網的概念是人人平等、自由,只是現在變了。考慮到全球化不斷發展,當地語系化的趨勢不斷演變,所以區塊鏈可能也會向當地語系化發展吧。如果採用這種分散型方法也能創建藝術獨有的系統,將會很有趣。

―確實,YouTube頻道裡幾乎沒有當代藝術領域。

幾乎沒有人做這個。可能國外有,但我還不認識有註冊頻道超過1,000人的人。最多是有點談話節目,沒有人開設這樣的頻道。YouTube上專業人士的動畫更有趣,更符合當代趨勢。我無法自己出鏡,但是我覺得即便以小規模拍攝記錄,也是很重要的。何況現在,視頻比書和博客更容易傳達資訊。

─這樣看來,可以從多個角度發現藝術領域的可能性。感謝您今天接受採訪。

採用分散型系統管理方式的新型社會存在方式與區塊鏈的未來

SHAR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