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際金融城市香港誕生的金融社交平台會否改變金融行業

在國際金融城市香港誕生的金融社交平台會否改變金融行業

香港是一個全球性國際金融城市。在香港,任何國家的企業都能夠自由競爭。人、商品、金錢源源不斷從世界各地匯集於此。另一方面,香港堅持在金融行業實施嚴格的審查。成熟的傳統金融正在阻礙未來金融科技服務的發展。

香港的TideBit資產交易所開發了應用區塊鏈的金融社交平台“ iSunOne”,該平台能夠為難民等無法使用銀行金融服務的人群提供進行貨幣交易的服務,實現了使用傳統貨幣無法實現的功能,並且將逐漸流失的金融自由歸還到人們的手中。本次,IFA公司的阿部先生對TideBit資產交易所的CTO(首席技術官)馬俊先生進行了訪問,詢問了傳統金融的問題,金融科技的可能性,以及各個國家的企業針對香港這彈丸之地而製定的商業戰略。

全世界只有一半人口擁有銀行賬戶

馬俊:我在大學畢業後選擇了創業的道路。到了2010年左右,在媒體行業擔任了開發一職。我當時為香港一家電子美食雜誌開發應用程序。自2015年左右以來,區塊鍊和虛擬貨幣掀起了一陣熱潮,我毅然決然地辭掉工作,投身區塊鏈行業。目前,我經營著一家交易所,也是目前具有可使用港幣購買虛擬貨幣功能的最大規模的交易所。

阿部:秉持著“金融社交平台”的概念,您除了交易所之外,還有開發金融×社交平台的項目吧。

馬俊:我甚至十分希望創建一個類似於Facebook的大型平台,並且正在籌劃向無法使用現有金融服務的用戶提供“任何人都能使用的金融科技服務”。目前,全世界有一半人口無法享受普通的銀行服務。

阿部:許多人無法擁有自己的賬戶,例如有某種糾紛的國家的人民和難民等等。也就是說,全世界只有一部分人才能使用銀行服務。

馬俊:“ iSunOne”提供基於本國貨幣的虛擬貨幣,因此任何人都可以享受金融服務。如果像Facebook 一樣通過社交平台來連接全世界,則可以將港幣兌換為虛擬貨幣,然後再次兌換為美元。虛擬貨幣將會發揮世界貨幣的功能。

在國際金融城市香港誕生的金融社交平台會否改變金融行業

阿部:如果我想通過智能合約抵押虛擬貨幣,然後將虛擬貨幣兌換為世界各國的貨幣。實際上需要辦理哪些手續呢?

馬俊:我們希望任何人都能使用這項服務,因此不會準備專用設備,而是通過ATM等常用設備來辦理手續。流程如下:將現金放入ATM機後,它將兌換為虛擬貨幣,您可以在其他國家或地區提取當地貨幣。

阿部:這比以往的銀行手續要簡單多了啊。

馬俊:沒錯。在一般情況下到銀行辦理手續,開設賬戶時需要提供本人身份證等資料;但使用虛擬貨幣辦理手續,則不需要提供本人身份證來進行驗證。香港和日本的用戶理所當然地可以享受如此便捷的手續,但對於難民和其他在世界各地均無銀行賬戶的人而言並不簡單。

阿部:這項服務還有其他的優點嗎?

馬俊:由於我們的平台具有人臉識別和指紋認證功能,甚至無需通過銀行卡或手機便可直接進行交易。目前,我們是通過ATM機來轉賬,但是未來我們計劃實現在智能手機之間轉賬的功能。

通過快速交易,您可以通過比特幣投資,也可以將比特幣用於抵押以支取現金。您無需出售比特幣即可獲取現金。目前,將錢款存入銀行,大約能獲得1%的利息;但如果您使用虛擬貨幣投資基金,大約能獲得5%左右的利息。

在國際金融城市香港誕生的金融社交平台會否改變金融行業

阿部:如果這項全新的服務正式上市,則有可能導致銀行用戶數量減少。這是否會遭到銀行的反感?或者由於雙方的目標不同,所以沒有利益衝突?

馬俊:我們的主要目標人群是無法創建銀行賬戶的人,因此並沒有與銀行作對。沒有銀行賬戶的人,即使努力工作也只能獲取現金,並且總是背負著財產丟失或被盜的風險。我想給無法使用銀行服務的人們提供一種值得信賴的資產的保存方式,並為他們提供金融自由。

“自由之港”香港所承擔的“不自由”

馬俊:儘管我們的據點位於香港,但我們在美國、日本、台灣、中國大陸、馬來西亞,新加坡和土耳其設有分支機構,可以為世界各地的用戶提供服務。但是,沒有個人賬戶的人主要集中在非洲和東南亞等地區,因此我們主要會在這些地區開展業務。

阿部:請您談一談香港的特色。

馬俊:香港是一個很難開設銀行賬戶的地區。雖然被稱為“自由之港”,但必須遵守中國的法律,並同時遵守美國和歐洲的法律。倘若一個人的名字出現在其中在任意一個國家的黑名單上,則無法開設賬戶。因為香港是全球金融中心,所以銀行會按照非常嚴格的標准進行審查。因此,香港的環境很難發展金融科技。

阿部:沒想到有很多日本人擁有香港賬戶呢,真是令人意外。

馬俊:前面我只是談論了金融科技的情況,並沒有提到傳統金融,這兩者的情況完全不同。畢竟在金融方面,香港是能夠同紐約以及倫敦並駕齊驅的國際大都市。

阿部:香港證券交易所可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證券交易所之一呢。

馬俊:令人困擾的是,以往的傳統金融的發展反而使得具有創新商業模式的企業很難籌集資金。因為,即使不主動進行新的挑戰,香港的金融行業也能源源不斷地獲得大量資金。香港證券交易所的上市條件非常嚴格,就連全球最大的礦業公司也無法在此上市。

阿部:日本也有很多傳統金融企業,如果企業沒有嚴格遵守規則,則無法進入市場。具有創新商業模式的公司無法進入市場的案例屢見不鮮。那麼,我們該如何使那些努力創新的公司得到傳統金融行業的理解並能夠獲得融資呢?

在國際金融城市香港誕生的金融社交平台會否改變金融行業

馬俊:如果一個企業想要上市,必須用簡明易懂的方式描繪出資金流向示意圖並提交給證券交易所的工作人員。例如,一家房地產公司提供了簡明易懂的資金流向示意圖,因此這家公司比較容易上市。我們計劃未來將開展釋放採礦場的業務。由於將一口礦釋放給一名用戶的商業模式類似於房地產的經營模式,因此比較容易得到理解,並且更有機會獲得融資。

阿部:通過簡明易懂的商業資金流向示意圖來籌集資金。看來這是香港的一項商業策略。

馬俊:我們是一家集團公司,有多家子公司。在香港交易所上市的TideBit交易所則是負責經營具有簡明易懂的資金流向示意圖的業務。那家公司能夠為我們順利地籌集資金,以便撥款投入創新項目。

阿部:我明白了,您的計劃非常完善。

馬俊:在某些方面,金融在發展過程中被剝奪了自由。信息和資金集中在銀行,反而剝奪了用戶的自由。通過智能合約運營的金融科技服務,將不會發生諸如捲款潛逃或詐騙等類似事件,任何人都能高枕無憂地進行交易。我希望通過“金融科技社交平台”這一新概念來改變這個社會。

在國際金融城市香港誕生的金融社交平台會否改變金融行業

阿部:我非常期待您的計劃實現的那一天。您能對所有在未來希望加入區塊鏈行業的人們簡單說幾句嗎?

馬俊:即使政府不斷印刷新的鈔票,富人只會越來越富有,而窮人也會變得越來越窮,並不會推動經濟形勢向好的方面發展。但區塊鏈有能力改變這種社會結構。如果您想要改變這個社會,請務必成為我們行業的一員。

AIre VOICE除了發佈最新的區塊鏈新聞之外,還會刊登擁有不同身份背景的人們的訪談和專欄。敬請閱讀。

文字/萩原KAORI 編輯/YOSCA 拍攝/倉持涼

SHARE ON